登录即代表赞成 《用户办事协定》 《隐私政策》
A+
A-
打赏
  •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
  • 铜币
  • 余额 付出宝 微信

请应用付出宝扫一扫完成付出

付出金额:0元

请应用微信扫一扫完成付出

付出金额:0元

1、转动鼠标高低移动屏幕

2、应用快捷键移动屏幕

  • 上移

    上移

  • 下移

    下移

  • 上一章

    上一章

  • 下一章

    下一章

撤消

确认撤消订阅?

秋收起义总指示卢德铭就义疆场

  军叫工农革命,
  旗号镰刀斧头。
  修铜(修铜后改成“匡庐”)一带一向留,
  要向平洲(平洲即平江、浏阳,湖南县名,后来作者改成“潇湘”)直进
  地主重重榨取,
  农平易近个个同仇。
  秋收时节暮云愁,
  轰隆一声暴动。
  毛泽东在1927年写的这首词《西江月·秋收起义》,勾画了湖南秋收起义的情形。
  关于毛泽东来讲,秋收起义是他第一次实际他的“枪杆子外面出政权”的实际。
  不过,毛泽东自知光是依附农平易近的长矛、棱镖是难以“出政权”的。他在8月18日的中共湖南省委会议上,便讲得很明白:
  秋收起义的生长,是处理农平易近的地盘成绩,这是谁都不克不及否定,但要动员暴动,单靠农平易近的力量是不可的,必须有一军事的赞助。有一两固兵力,不然终归于掉政。暴动的生长是要攫取政权,没有兵力的护卫或去攫取,这是自欺的话。我们党早年的缺点,就是忽视了军事,如今应以百分之六十的精力留意军事活动,实施在枪杆子上攫取政权,扶植政权。
  毛泽东要寻觅枪杆子,要寻觅“一两团兵力”,正巧,一支正轨军正驻扎在扛西和湖南交界不远处的修水县。遗支正轨军是一个保镳团,团长居然是中共党员!正由于如许,毛泽东穿过湖南和江西的界线,朝江西进发,才在中途产生那番“历险记”……
  这个团自武汉来,本来是保卫武汉公平易近当局的保镳团,可谓精兵,附属于公平易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示部。中共指派了叶挺自力团的一名团参谋长,出任保镳团团长。这位团参谋长既是黄埔军校二期卒业生,又是中共党员,名唤卢德铭。卢德铭成了保镳团团长,便使这个团处于中共引导之下。
  中共在南昌动员“八一”起义时,卢德铭奉命率部开赴南昌,参加起义。当他们从武汉东下达到黄石时,得知起义部队已加入南昌,而九江又被张发奎部队控制,只得率部离开鄂湘赣三省交界的“三不论”的修水县暂且栖驻。这支精兵,立时被正在寻觅“枪杆子”的毛泽东所看中。
  因而,二十二岁的卢德铭被录用为秋收起义总指示,毛泽东则任前敌委员会书记。卢德铭成了毛泽东最后的战友。
  这个“四川伢于”,在上中学时就读《新青年》,思维日趋进步。十九岁那年,他千里迢迢,去报考黄埔军校。离家时,正值春节,他挥毫写下一副春联,贴在家门两侧:“问客何来想是仙风吹到,留君不住须当明月照归。”
  当他不远千里离开广州,黄埔军校招生测验已过。他求见孙中山。孙中山见他小大年纪,革命欲望如此激烈,便召见他,当排场试,非常满足。如许,孙中山简介他进入黄埔军校,成了第二期先生。
  在黄埔军校,卢德铭参加了中国共产党。
  卒业后,卢德铭离开中共引导之下的叶挺自力团,担负连长。
  自力团成了北伐前锋,一途经关斩将,屡建奇功。卢德铭从连长升为营长,升为团参谋长。进入武汉后,调任保镳团团长。
  1927年9月9日,作为秋收起义总指示,卢德铭在江西修水县渣津宣布:“如今我们起义了!”他引导的保镳团,成为起义部队的第一团。
  第二团由安源工人和醴陵农平易近构成。
  第三团是由平江、浏阳农平易近义勇军构成。
  第四团是经过改编的夏斗寅残部。
  宣布秋收起义时,毛泽东正在江西铜鼓县城萧家祠——第三团团部。
  秋收起义最后的行动筹划是攻取长沙:一团、四团打平江,二团、三团打浏阳,然后分两路包抄长沙。
  一团、四团在朝平江县城进军途中,四团忽然哗变,攻击一团,使进攻平江的筹划受挫。二团、三团先克醴陵县城,才占据了两天,不能不在劲敌眼前加入。改取浏阳县城,占据后堕入重围。
  两路兵马均班师掉利,攻击长沙有望,遂退至浏阴文家市。
  9月19昼夜,文家市的里仁黉舍里,像开了锅似的。各路兵马的领袖人物齐聚那儿,前敌委员会会议在书记毛泽东掌管下召开。评论辩论的主题是“向何处去”。
  虽然说从9月9日至19日,不过十天光景,毛泽东的脑筋变得沉着。本来他受“领袖同志”瞿秋白的影响,认为“中国客不雅上早已到了1917年”,而秋收起义的受挫,使他清醒,认识到长沙“啃不动”,连醴陵、浏阳如许的县城都“吃不了”。毛泽东审时度势,知道绝弗成与劲敌硬拼。他在会上提出,向“萍乡偏向撤退”,以求避开劲敌的矛头,保存本身的实力。
  长沙城内有九千敌军驻守,攻长沙必将战胜。
  脑筋发热的人,依然在会上嚷嚷:“进攻长沙!进攻长沙!”
  两种看法针锋相对。
  总指示卢德铭是位精明聪颖的人,他认为毛泽东的话在理,投了赞成票。卢德铭在部队里威望甚高,他倒向毛泽东,使进攻长沙的主意遭到会议的否定。
  来日诰日,这支打着“中国工农革命军”的部队,朝江西萍乡偏向进步。
  行军的第4日,9月23日凌晨,当部队从萍乡东侧的芦溪镇出发不久,忽然枪声好像炒豆般响起。
  本来,那是江西军阀朱培德部队的一个特务营和一个保安团,布下了伏击圈。当毛泽东、卢德铭率部进入伏击圈时,一声口令,伏兵倾巢而出。
  在鏖战中,二十二岁的总指示卢德铭饮弹而亡。毛泽东痛掉他最后的得力战友。卢德铭假使不是过早地逝世于非命,定然会成为元帅级的中共军界领袖人物。
  毛泽东幸免于难,且战且走,带领着吃惊的部队绕开萍乡南进……
  毛泽东要把部队带向何方?

5人打赏,最高打赏100铜币

热点推荐 更多>>

cread
打赏

打赏成功!

壕~感激打赏

不再提示
确认

您将打赏1枚铜币

确认

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

付款金额:30

请应用微信扫一扫完成付出

二维码

账户余额缺乏,请先充值

去充值 刷新页面 撤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