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即代表赞成 《用户办事协定》 《隐私政策》
A+
A-
打赏
  •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
  • 铜币
  • 余额 付出宝 微信

请应用付出宝扫一扫完成付出

付出金额:0元

请应用微信扫一扫完成付出

付出金额:0元

1、转动鼠标高低移动屏幕

2、应用快捷键移动屏幕

  • 上移

    上移

  • 下移

    下移

  • 上一章

    上一章

  • 下一章

    下一章

撤消

确认撤消订阅?

“农平易近活动的王”差一点被处逝世

  八七会议制订了“四省秋暴筹划”,亦即粤、湘、鄂、赣四省秋收起义筹划。选择秋收起义,推敲到那时农平易近停止农忙,可以分开地盘;选择粤、湘、鄂、赣四省,推敲到中共在这四省的基本较好。毛泽东奉中共中心之命,前去湖南,动员秋收起义。
  毛泽东是农平易近的儿子,熟悉乡村,善于引导农平易近活动。瞿秋白便曾这么称赞过,中国有两个“农平易近活动的王”,那就是彭湃和毛泽东。
  毛泽东说过,中国四切切人口当中,农平易近占了三切切两切切以上,亦即占百分之八十,所以中国革命必定要依附农平易近,动员农平易近。1926年,他在广州掌管了广州农平易近活动讲习所。1926岁尾,毛泽东回到故乡湖南考察农平易近活动。翌年3月中旬,他在武汉给中共中心写出了那篇有名的《湖南农平易近活动考察申报》。此文不只在中共党内刊物上刊载,并且在汉口的《中心日报》上连载,乃至共产国际的机关刊物《共产国际》上亦以英文、俄文转载此文,足见此文在当时影响之广。
  此文被支出《湖南农平易近革命》一书,在汉口印行。瞿秋白称毛泽东为中国“农平易近活动的王”,便出自他为此书所作的序文。瞿秋白写道:
  “强盗,情农,痞子……”这些都是革命名流咒骂农平易近协会的称号。然则真正能束缚中国的却正是这些“强盗”……
  中国革命家都要代表三切切九切切农平易近(瞿秋白当时对中国农平易近的统计数字与毛泽东略有进出)措辞干事,到阵线斗争,毛泽东不过开端罢了。中国的革命者个个都应当读一读毛泽东这本书,和读彭湃的《海丰农平易近活动》一样。
  八七会议时,彭湃在南昌起义前哨,不久前去故乡广东海丰,组织海陆丰农平易近暴动。因而,农平易近活动的两个“王”一个在湖南,一个在广东,开足马力干了起来。
  毛泽东是在8月12日分开武汉,作为中心特派员,离开长沙的。
  8月18日,在长沙市郊沈家大年夜屋,毛泽东列席了中共湖南省委会议,担负省委委员、常委。
  会议详细制订了湖南的秋收起义筹划。
  8月20日,毛泽东草拟了《湖南致中心函》,表达了中共湖南省委的大志壮志:
  中国客不雅上早已到了1917年,但之前总认为这是在1905年。这是之前极大年夜的缺点。工农兵苏堆埃完全与客不雅情况合适,我们此刻应有决计急速在粤湘鄂赣四省建立工农兵政权;此政权既扶植,必且敏捷的取得全国的成功。
  这番话注解,毛泽东的脑筋,最后也有点“热”。他不是神,最后也受着瞿秋白发“热”的脑筋的影响。他在斗争实际中,渐突变得沉着起来。何况,连他本身也在八七会议上说:“我素认为领袖同志的看法是对的。”(《“八七”中心紧急会议记录》)当他还不是领袖时,他很是尊敬“领袖同志”。直至他后来发觉“领袖同志”的看法未必对,他自力自立走本身的路。
  毛泽东为了组织秋收起义,在湖南四周奔忙。他从长沙离开了株洲,又从株洲前去安源。安源是煤矿工人集中的地方,他要动员工人参加暴动。9月5日,他在安源写给中共湖南省委的信中说:“商定11日安源动员,18日进攻长沙。”这时候的他,受“领袖同志”瞿秋白的影响,也想进攻大年夜城市。
  就在毛泽东从安源前去铜鼓县途中,他落入了敌军手中。这是毛泽东漫长的平生中唯一的一次被捕。他差一点被处逝世!假使不是他逃出了险境,中国的现代史和中共党史就要另写了!
  据考据,毛泽东被捕的地点,是在湖南浏阳县和铜鼓县交界处的张家坊。
  后来,毛泽东面对美国记者斯诺,如此饶有兴味地论述他当时的“历险记”:
  当我正在组织部队、奔忙于汉阳矿工和农平易近赤卫队之间的时辰,我被一些同公平易近竞勾搭的平易近团抓到了。那时辰,公平易近党的恐怖达到顶点,好几百共产党嫌疑分子被枪杀。那些平易近团奉命把我押到平易近团总部去处逝世。然则我从一个同志那边借了几十块钱,计算贿赂押进的人释放我。浅显的兵士都是雇佣兵,我遭到枪决,于他们并没有特其他好处,他们赞成释放我,可是担任的队长不准可。因而我决定逃跑。然则直到离平易近团总部大年夜约二百码的处所,我才取得了机会。我在那边那边所摆脱出来,跑到野外里去。
  我跑到一个洼地,下面是一个水塘,四周长了很高的草,我在那边躲到太阳落山。兵士们追捕我,还强迫一些农平易近赞助他们搜索。有很多多少次他们走得很近,有一两次我简直可以碰着他们。固然有五六次我曾经放弃欲望,认为我必定会再被抓到,可是我照样没有被发明。最后,天亮了,他们放弃了搜索。我立时翻山越岭,连夜赶路。我没有鞋,我的脚毁伤得很凶猛。路上我碰到一个农平易近,他同我交了同伙,给我处所住,又领我到了下一乡。我身边有七块钱,买了一双鞋、一把伞和一些吃的。当我最后安然地走到农平易近赤卫队那边的时辰,我的口袋里只剩下两个铜板了。
  所幸毛泽东所遇上的是平易近团,不是公平易近党特务。此次逝世里逃生后,毛泽东在湖南动员了秋收起义……

5人打赏,最高打赏100铜币

热点推荐 更多>>

cread
打赏

打赏成功!

壕~感激打赏

不再提示
确认

您将打赏1枚铜币

确认

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

付款金额:30

请应用微信扫一扫完成付出

二维码

账户余额缺乏,请先充值

去充值 刷新页面 撤消